2014中国体育大事件: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

时间真快!走在大街小巷,央视马年春晚上那首引起很多人共鸣的《时间都去哪儿了》,还依然在某个店里唱着,我们却要跟2014年说再见了。

2014年是双数年,体育的“大年”。从年初的冬奥会,到盛夏的世界杯,再到金秋的亚运会,一幕幕体坛大戏接连上演。而回眸这一年的国内体坛,虽有些平淡,但也并不平静。

2014年,中国体育夺得了多少枚金牌,获得了多少个冠军?这样的数字,究竟还有多少人关心呢?实际上,随着祖国的强盛,生活水平的提高,很多人早就不再把金牌数当作终极目标,自己的身体是否健康,青少年的肥胖率能否降低,健身场所是否方便实惠,显然比那些数字更实际更有意义。时至年末,让我们回首中国体坛,忘却该忘却的,记住该记住的,然后,跟2015年道一声:你好!

10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明确提出2025年中国体育产业总规模力争超过5万亿元、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2平方米等目标,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同时对足球、篮球、排球等市场空间大、普及度和关注度高的集体项目以及冰雪项目给予特别关注,并将中长期足球发展规划列入“重点任务”。

过往二三十年,中国体育经历了以“奥运争光计划”为核心的高速发展期,但改革步伐在很大程度上落后于其他行业和领域。与此同时,人民群众对增强身体素质、提高健康水平有了更高需求。《意见》应运而生,出发点和落脚点不仅是促进体育消费,更在于惠及民生。5万亿元的体育产业“大蛋糕”着实诱人,未来10年体育行业将迎来新一轮的高速增长期。

今年7月,北京正式成为2022年第24届冬奥会候选城市。根据规划,如果申办成功,北京将和张家口联合举办这一冰雪盛会。目前,候选城市仅剩下阿拉木图和北京。2015年7月31日,国际奥委会将在吉隆坡举行第128届全体会议,投票产生2022年冬奥会的最终举办城市。

这一年,“助力申冬奥”成为热词。但“热”的背后,更多的却是冷静。在经历了2008年奥运会后,我们对申冬奥的态度更加成熟,更加理智。北京冬奥申委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申办理念,与国际奥委会的改革理念高度契合,这是北京申冬奥打出的一张好牌。申冬奥将有利于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加速城市环境治理,同时促进“北冰南展西扩”,为全民健身增添新形式。预祝北京好运!

年初,李娜以近32岁“高龄”澳网封后,夺得个人职业生涯第2座大满贯冠军奖杯,世界排名也升至第2位,再创亚洲球员历史。但在随后的法网、温网中,李娜表现不佳,帮助其重返巅峰的阿根廷著名教练罗德里格斯也单方面解约,不再执教李娜。在因膝伤宣布退出美网后,9月19日,李娜正式宣布退役,并称不会复出。

9个月,从豪言“冲击世界第一”到挥泪作别,李娜的经历跌宕起伏。作为职业球员,两个大满贯头衔足以让她成为中国竞技体育的旗帜性人物,其对中国网球乃至职业体育环境的影响仍在发酵。娜姐告别了,而中国网球的繁盛时代却正在到来:越来越多有影响力的国际网球赛事落户中国,更多孩子和普通人拿起球拍……

2014年,北京“三大球”累累硕果:3月,北京首钢女篮获得WCBA亚军;北京汽车男排夺得全国男排联赛赛季冠军,成为京城“三大球”中首支在职业联赛卫冕的队伍;北京首钢男篮时隔一个赛季再度登上CBA最高领奖台;北京国安主场0比0战平建业,最终收获中超亚军。

从2009年国安收获中超冠军至今,北京男足、男篮、女篮、男排用5年6冠的表现极大地刷出了北京“三大球”的“存在感”。北京“三大球”的迅速崛起,让“北京王朝”的轮廓愈发清晰。值得关注的还有,北控集团明年将投入巨资支持中甲联赛的北京控股足球俱乐部全力冲超、帮助北京女足重返全国强队行列。成功?北京三大球的“王朝”才刚上路呢。

据统计,2014年中国境内共举办了46场中国田径协会认可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参赛人数接近100万,是历史上举办比赛次数和参与人数最多的一年。几项知名度较高的马拉松赛事,跑友们报名极其踊跃,甚至出现报不上名的局面,不得不采取抽签的方式分配参赛名额。

马拉松,一个曾以42.195公里的超长距离令广大跑友望而生畏的运动项目,如今在国内却受到业余长跑爱好者的热捧。马拉松热突出反映了民众健身意识、运动理念和生活态度的提升,在推动全民健身事业发展的同时拉动了体育产业,丰富了城市文化。不过,在跑友们踊跃踏上马拉松赛道时,今年国内发生的4起参赛者猝死事件也给人们敲响了警钟:跑“马”有风险,参与需谨慎。

10月,仁川亚运会上,中国代表团获得151金108银83铜,奖牌总数342枚,继续高居金牌榜、奖牌榜首位。但是,中国足、篮、排“三大球”却集体滑坡,无金牌进账,其中女足、男篮首度跌出前4。中国竞技体育结构失衡已是不可回避的问题。在此背景下,郎平率中国女排在意大利世锦赛中摘得银牌,成为中国“三大球”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三大球近两年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长期以来,受“奥运争光计划”及功利思想影响,“三大球”不遵循球类发展规律,项目基础薄弱,亚运惨败并不意外。至于中国女排,管理者充分“放权”,让郎平通过创建复合型团队、训练得法而有所收获,这种“不折腾”的模式值得推广,更为“兄弟项目”提供了借鉴。

《2014中超商业价值报告》显示,16家中超足球俱乐部本赛季总投入高达22.4亿元人民币。而俱乐部的实际投入要远远高于这个数字。7月,阿里巴巴出资12亿元收购恒大俱乐部50%的股权,多家俱乐部也纷纷加强“军备竞赛”。中超俱乐部的“烧钱”力度不仅在亚洲足坛首屈一指,在世界足坛也排得上号。

尽管中超俱乐部投入巨大,但《2014中超商业价值报告》显示,16家中超俱乐部本赛季总收入为20.1亿元人民币。简单一算,中超俱乐部亏损了2.3亿元。光“烧钱”而不赚钱的原因何在?一方面,中超俱乐部在球员转会、支付教练和球员薪水方面投入过高;另一方面,中超俱乐部的营收结构仍不合理,赢利能力仍然较差。中超要摆脱“钱多人傻”的形象还任重道远。

CBA第22轮,四川男篮在主场与天津男篮爆发严重冲突,双方多名球员参与群殴;WCBA赛场,浙江女篮与四川女篮也发生集体冲突,赛后两队共有23人遭到禁赛处罚;黑龙江女篮与八一女篮的比赛,前者由于对裁判最后时刻的判罚不满而拒绝打加时赛,被判0比20告负。

篮球场上的热情原本该为寒冷冬日带来一份火热的激情,但呈现给我们的却是“很乱很暴力”。在已进入职业化第20个年头的CBA,群殴、消极比赛、超长中断等不应出现在职业赛场的乱象依然接连上演,甚至WCBA赛场上的姑娘们也“巾帼不让须眉”。裁判执法水平不高、对比赛控制力不足,成为乱象丛生的导火索之一。而作为联赛主管部门的中国篮协,却只会通过赛后处罚的方式来平息矛盾,实在是不职业。

11月20日,来自台州小渔村的极限马拉松跑者陈盆滨在南极100公里极限马拉松中夺冠,成为中国首位极限马拉松世界大赛冠军,以及首位在该赛事中问鼎的亚洲人。同时,他历时4年实现了“跑遍七大洲顶尖极限马拉松赛”的梦想,成为世界上首位完成这一壮举的跑者。陈盆滨说,“让那些外国跑者知道,中国人通过科学锻炼,一样可以拥有强健的体魄。”

所谓极限马拉松,即赛程超过100公里的户外越野跑步比赛,如此艰苦的赛事却大多不设奖金,只为宣扬“挑战自我、超越极限”的体育精神。从小岛渔民到世界“第一人”,草根跑者陈盆滨因体育而有梦,因体育而看到了世界之大、超越之美,更因体育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梦想不息,奔跑不止,陈盆滨的成就诠释了“体育”的真正价值所在。

在经历了年初的禁赛、脚趾手术、与恩师朱志根“分手”等波折后,孙杨于5月全国冠军赛复出。亚运会上,他勇夺3金。原本尚算顺利的一年,却在11月再曝重磅新闻:孙杨曾在5月的冠军赛中被查出误服禁药,中国泳协随即对其“悄悄禁赛”,禁赛期在亚运会前结束,丝毫不影响其参加亚运会。

耍大牌、“逆师门”、无证驾驶、违反队规……自成名以来,孙杨场外的是是非非与场上表现同样“精彩”。表面看是运动员顽劣不化、素质堪忧,实则突显了体育管理部门在运动员管理方面的“短板”。此番“吃错药”更令人无法接受——如此重点运动员的保障团队,出现如此纰漏实属不该。相比责罚孙杨,管理者们更应扪心反思。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